丝丝儿

谢谢你能喜欢我呀♡
主all金,只产金受向。
头像是妖妖画的♡

【双金】是双金车!!!不会取名啊!(R.18)

★有自(圙)慰,射(圙)尿情节,自行避雷✔

★给黑金取了个名字,叫银,自行避雷✔

★设定是金和黑金不是一个人,黑金是为了保护金而出现的。

如果以上都可以(ˊ˘ˋ*)♡

——————

点这里!(>_<)

——————

hhhh因为叫黑金实在有点尴尬,所以大家记得避雷啊!

【雷金】『Coke』

本篇设定 Fork—Cake Paro。

雷狮『Fork』x金『Cake』

因为不了解设定会造成一部分内容看不懂,所以大家可以了解一下设定✔

简略设定走这里♡

详细设定走这里♡

私心all金tag,致歉。

————正文开始————

正文点我♡取名真的好难喔(*꒦ິ⌓꒦ີ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大家喜欢嗷。

lof一直不让我发,只好走外链。。。

『Fork』与『Cake』世界观简略设定

国外太太构思的世界✔

这个世界有着『Cake』与『Fork』以及普通人,三类人的存在。

前两者是被食用与食用的存在。

也是被捕食者与捕食者的存在。

对『Fork』来说『Cake』是至高无上的美味。

『Cake』:
天生就[非常美味]的人类。对于『Fork』来说,像是最高级的蛋糕,犹如甘露般的存在。全身除开毛发与指甲(但如果与其他部位一起食用也会有甜美的味道),都能够成为美食,如:眼泪、唾液、精夜、皮肤、血肉……而且每个『Cake』的味道都有所不同,对于『Fork』来说或许就像是[巧克力、鲜奶油、焦糖……]这样有着不同的味道。眼泪、唾液、精夜也像是果露一般甘甜。除了能被『Fake』品尝到美味,和普通人没有区别。
(许多『Cake』是在遇到『Fork』之后才知道自己的身份,并且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。)

『Fork』:
能够感受到『Cake』之美味的人类。大多数都后天性失去味觉。在没有味觉的世界里生存着的他们,在遇到『Cake』时,就会本能的产生[好想吃掉Cake]的欲望。『Cake』的一切对于『Fork』来说,都是甜美的诱惑。一但被社会判定为『Fork』,就会被社会视为[预备杀人者](因为曾发生过『Fork』捕杀『Cake』事件,但是是极少数),所以很少有『Fork』
主动暴露自己。除了后天性失去味觉和在食用『Cake』时能感受到美味以外,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(有许多『Fork』会因为想吃掉眼前的『Cake』欲望太过强烈,而失去理智发挥出超出平常体能的案例,但是也有意志顽强的『Fork』理智冷静的对『Cake』进行捕食)

*:只有极少数『Foke』与『Cake』会结为伴侣。

*:『Foke』不品尝『Cake』不会发生什么,顶多一直过着没有味觉的生活。同样『Cake』不被品尝也不会发生什么。

(和abo设定一样是开放的)

哇啊啊啊啊啊(昏厥)金最后的笑容!!!我的天呜呜呜呜呜呜太棒了呜呜呜呜,妖妖你真是太可爱了!!!吹爆呜呜呜呜!!!她的画都超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

:P:

结婚!!【后3p无字】

最好先看文http://yan520666.lofter.com/post/1f0128d3_117b2e63
我要表白丝丝呜呜呜!帕金太好吃了呜呜呜!!!!我就画了丝丝那篇帕金最后一段!太甜了!!!!!!!
接下我要艾特一个表白 @丝丝儿  @丝丝儿
就是这人!夸她

还有不要嫌弃我的字,我喜欢无字版,不用暴露自己丑陋的字


【帕金】——小车车,甜甜的那种(R.18)

★椿药play,口(咬)交play。

★然后就去结婚了系列,一点也不黄暴(ntm

★私心all金tag,致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点我❤车的取名好难啊QAQ

——————

帕金真好,帕金真好,帕金真好!!!!我爱他们呜呜呜!!

补档✔

【安金】——车的题目怎么取(R.18)

#办公室play,道具play。

#略黑化总裁安哥x员工呆萌金宝(ntm

#私心all金tag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啊,点我看ପ(⑅ˊᵕˋ⑅)ଓ

上面看不见的点我❤

——————

补档一下✔

【ALL金】——海的尽头,有一个小天使

*在山的那边,海的那边,有一个小天使。
*他活泼又聪明,他调皮又机灵。
*他叫金。

#all金,刀与糖并存,一发完结。
#/瑞/嘉/雷/。
#遇难者们x天使金。
#架空,私设有,类似于童话风(?)
#人物属七创社,ooc属我。

预警:角色死亡✔

(正文开始)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  传说,
  在很久很久以前,
  有一片开满着向日葵的花海,
  它坐落于海的尽头。


  而那片花海的中央,
  长着人们梦寐以求的回魂果,
  它能起死回生,延续性命。


  可是,
  得到它的前提与代价,
  是你能够活着,
  去往海的尽头。


  而花海中,
  有一位守护者,
  那是一个,
  一直一直向往着阳光的天使。


  他的名字很简单,
  叫做……

  金。

———

  早晨,海面飘着薄雾,像是给大海披上了轻纱。


  不远处,又是一艘船只不负旅途的重堪,而沉没于大海。


  金失望的看着下沉的船只,原本蹲在地上的他不开心的跳起来,跺着脚:“啊啊啊!怎么就没有一个有本事的啊!”


  鼓起脸颊,踢飞脚下的沙子:“哼!在这里待了那么久,也离不开,真无聊。”

  “好想去看看海的另一边的世界啊,是不是很美丽呢,会不会像姐姐以前说的那样,在那一边就会有许多许多的朋友啊!”

  “可是,姐姐这次出去了好久。”

  “一个人,好寂寞啊……”


  太阳在冉冉升起,光所照耀到的向日葵花海,全都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黄。



  少年璀璨的金发与背后洁白的小翅膀,在这一切的衬托下,显得缥缈虚无,却又美的惊心动魄。



———

  日子年复一年,在金不只目睹了多少起事故之后,远处终于驶来了一艘小小的船只,上面有着一个趴着的男人,银白的长发散落在船底。



  金着急的站在花海边缘眺望着,蹦哒起来,拍着手:“快飘过来啊!快飘过来啊!”



  一分钟,
  两分钟,
  三分钟......

  十分钟之后。



  金把那个男人从船上拖了下来,别红了白嫩的笑脸,喘着气,开心地拍了拍男人惨白的脸颊,“喂,醒醒,醒醒!”



  男人没有反应。


  金一脸不解的坐下来,后面的向日葵被编织成座椅模样。



  金就把手撑在膝盖托着下巴,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,



  一天,
  两天,
  三天......


  七天以后。



  银发男人的身体泛着恶臭,与这片花海格格不入。



  金这才反应过来,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死了吧?!



  金:“……”



  姐姐好像说过,没有鼻息的人,就是死了。



  金有些悲伤,这是自姐姐出走之后三百年以来,第一次有人来到这里。



  看着有人的到来,他简直开心疯了,还想着终于有人可以陪他说说话了。



  金咬咬牙,走向花海深处,从那拿出来一个金色的小果子。



  虽然姐姐说过这个东西他不能轻易的动用,但是他实在是太寂寞了。



  把果子轻轻放在银发男人腐烂身体的上方,金色的点点光芒包裹着他,金的翅膀突然间颤巍巍的掉了一些羽毛,他没去在意。而男人的身体在一点点的修复,面色在一点点的红润。



  “咳,咳……”男人从地上坐起,有点难受的咳嗽着。



  金开心地跳起来,围着男人不停的转动:“啊!你醒啦!”

  “喂喂,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

  男人难受的摇了摇头,披散下来的银发随着晃动轻轻飘舞着。



  真是漂亮的头发啊。金这么想着。



  “你是谁?”



  格瑞甚至是有些冷漠的看着面前这个金发少年。



  他的气质简直太过干净,让格瑞甚至提不起本能的防御心理。



  “我?哈哈,我叫金,很高兴认识你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

  少年不带一丝杂质的微笑,让这一瞬间变得缓慢而迷人,随着海风轻轻拂过,显得一切是那么的美好。



  格瑞有点看迷了,耳尖微红,他看见了少年背后洁白的翅膀,没有惊讶,但是心里却可以肯定这个少年对他没有害处。



  依然是面无表情:“我叫格瑞,谢谢你救了我,如果可以我想报答你。”



  金开心地拍起手,露出可爱的小虎牙:“格瑞,格瑞,格瑞!嗯!我记住啦,不用谢!哈哈。”

  “嗯……如果是报答的话。你可以在这里陪我几天吗。”



  格瑞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,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,但还是答应道。

  “三天。”

  “可以吗?”



  金惊喜的点点头,“可以!”



  格瑞看着少年弯起的蔚蓝色眼眸,心不自觉的微微暖了起来。



———



  三天,于金来说是很快的。


  三天,于格瑞来说是很漫长的。


  在这三天里,格瑞从未觉得如此的放松。



  他们白天一起在的花海上看鱼儿们的舞蹈,夜晚一起在花海上凝望夜空中的烁亮,星星点点的水母在水中泛着淡淡的光芒。



  格瑞站在岸边,旁边是张开双臂开心笑着的金。



  水母已经沉下去,剩下的是微微波动的海面。



  格瑞感受着海风的轻拂,闻着大海咸湿的味道,听着浪潮冲击的声音,看着夜幕下海面映照的明月,和许多闪烁的星星。



  那一刻,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他和身边的少年。



  对于是杀手的他,每天不是在逃命,就是在去杀人的路上,对于一切事物,他是从来不会去相信的。



  这个少年周身干净的气息让他很放松,甚至于,他让这个少年走进了他的心里,同时也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不可思议的种子。



  格瑞没有去问金,他是什么,这里是哪里,为什么要一个人守在这里。



  而金也没有问他任何的事情,从相救到现在,仿佛对此不感一点兴趣。



———




  三天很快就到了,金在这三天里,过得非常的开心。


  他虽然有些悲伤,但还是很愉快的用向日葵编制成的船送走了格瑞。



  格瑞临走前,金还一边编织船,一边有点开玩笑地说:“哇,格瑞,你看我对你多好,你路上还可以嗑瓜子儿呢。”



  格瑞露出少见的表情,轻笑一声,无奈的揉了揉金的脑袋:“如果可以,我还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

  而他对于少年伸手就控制东西的能力,格瑞已经见怪不怪了,他也知道,少年不能离开这里。



  金点点头,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。
 


格瑞把手套拿给金,眼神有些复杂,但最后还是坚定了意志,说:“金,我走了。”



  “好”



  格瑞走之前,并没有发现,金耀眼的头发似乎暗淡了一层,而花海深处的一片向日葵突然间枯萎了。



———



  金又开始无聊了,虽然这里很美,很安静,也有许多动物陪着他,他也不想离开这里,可自己一个人真的很无聊。



  他开始思念格瑞了,格瑞现在,在干什么呢?有没有像他一样思念对方呢?



———



  一搜渔船,在金的注视下,缓缓驶来。



  船上有着一个黄发带着宽大围巾的男人在划船。



  船到岸,金兴奋地跑过去问道:“你你你你叫什么名字!”



  男人从船上走下来,不说一句,就快速的拿着一把刀冲向金。



  金反应过来,立马控制向日葵捆住男人。


  “我说你,你想干什么呢!最基本的礼貌也没有!”


  金有点愤怒的看向那个男人,鼓起了脸颊,不开心的说道。



  男人憋足了力气,也没挣脱开来,只好嘴里骂着:“哼,一个渣渣,放了我。”


  “不放。”金对着男人做出鬼脸,“除非,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  男人不屑的“啧”了一声:“嘉德罗斯。”



  “那我们就是朋友咯?嘉德罗斯。”



  金把嘉德罗斯解开,背过身走向花海深处。



  那里的向日葵,有一片枯萎的太厉害了,他救不回来,但他还是会每天去看看它们。



  嘉德罗斯从背后又突然冲上去,却还是被向日葵捆的死死的。




  “渣渣!把我放开把回魂果拿给我!”嘉德罗斯如此愤怒道。



  “不给!你这人怎么这样呢,你好好和我说话不好吗!”



  “不好,那你要怎么样才给我。”



  金生气的微微思考一下。




  “那你陪我在这岛上待三天吧,到时候我就会把回魂果给你。”




  他实在太寂寞了,活了那么久,他现在也只有格瑞一个朋友。



  “渣渣你先把我放开。”



  “你答应了?”



  嘉德罗斯不耐烦道:“嗯,真麻烦。”



  “好。”金放开嘉德罗斯,开心的笑了。



———



  其实这三天,他们相处的并不愉快。



  嘉德罗斯刚开始总是想方设法的想杀掉金,奈何这片花海的向日葵像是知道似的,总是能牵制住他。



  每次他被抓住,金就会很开心的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,嘉德罗斯,你又失败了吧。”




  每当看到少年干净的笑容,嘉德罗斯总是会不自觉的放松下来。



  但是总是会不屑的说:“没有向日葵,你个渣渣是打不过我的。”



  不过后来,为了多看看少年笑起来的模样,嘉德罗斯反而会经常故意去捣乱。



———




  三天到了。


  在这三天里,嘉德罗斯过得很舒坦。



他反而不想走了,救什么人呢,好像一直待在这挺好的。




  可是他必须走,那是他的属下,他所信任的人。



  金从花海深处走回来,拿着回魂果,果子散发着清香,闪烁着点点金色的光芒。



  他笑笑说:“喂,回去吧,嘉德罗斯,这个给你。”



  嘉德罗斯接过,把它放好在口袋里,看着金编织出一条向日葵的船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

  “哈哈哈哈,我说渣渣就是渣渣,这个不会漏水吗?”




  “嘉德罗斯你是想我揍你吗?”金举起了他的拳头。



  “渣渣才打不赢我的,那我走了。”



  “好。”金点点头。



  “我会回来看你的。”说完把自己围巾拿给金。




  金笑着挥手,“好。”



———



  嘉德罗斯走了,金的头发似乎越来越暗淡了,慢慢有点偏向了银色。



  而花海深处,又有一片向日葵突然枯萎了。



————



  金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,他很想睡觉,一天总是能睡上十多个小时,然而清醒时间只有几个小时,甚至越来越短了。



  花海中央有一大片的向日葵,全枯萎了。



  他为此伤心了好久。



  金没有在意为什么,只是他有点不开心。



  他又觉得无聊了,因为没人来陪着他。



  他想念格瑞和嘉德罗斯,不知道那两个人有没有想他呢?



  自己清醒的时间也很少,就不会知道会不会有遗漏的人经过了。



  不过,老天是眷顾他的,这天,在他清醒的时候,又有一个带着头巾的男人被海浪冲上了岸。



———



  金把男人拖过来,这次的他聪明地测了测呼吸。



  嗯,死了。


  金叹了口气,走向花海深处。



  他最近很需要人陪着,好像内心少了点什么,让他有些慌张,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反正,他需要一个人陪陪他。



  把金色小果子喂给了男人,看着金色的光芒包围了男人,金就因为困乏,而睡着了,和男人一起躺在了沙滩上。



———



  “唔...别弄我,雷狮,我好累……也好困。”金用手拍开雷狮。



  雷狮坐在地上,用手撑在身后,望着天空,语气有些悲伤:“你这个小鬼为什么这么能睡,我在这岛上两天了,你睡了最起码一天半。”



  金迷迷糊糊地,“我也不知道啊,你别吵我了。”



  雷狮道:“不行。”



  “为什么?”




  “小鬼,你脸色很差你知道吗。”



  “哦。”



  “所以说,别睡了,陪我说说话吧。”



  其实金很开心,这是第一次有人要自己陪着说话,可是他真的好累好累啊。


  但是金还是起来了,他靠在雷狮腿上,眼睛有些睁不开。



  “小鬼,你头发以前就是银色的吗?”雷狮揉揉金的头。



  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雷狮, “什么?我头发是金色的啊,你色盲?”



  “话说我眼睛好像有点模糊,看不清东西。”金揉揉眼睛。



  “......”雷狮手微微顿住,“哈哈对,我色盲。没事的,可能是你睡太久了。”



  雷狮看向金的眼神里,带着不易察觉的悲伤。



———



  其实雷狮在自己遇难醒过来后,就到处看了看。在走到花海深处,看到那里是一大片枯萎的向日葵时,雷狮就知道这个或许和那个昏迷的少年有关。



  随着时间,花朵在一点点的枯萎。



  这跟海边生机勃勃的向日葵不同,这里,死气沉沉的。



  雷狮知道自己当时肯定活不了的,因为肚子破了一个血骷髅,一觉醒来却什么伤也没有了。



  再看看那个自己醒来时睡在自己旁边有着一对小翅膀的少年,他心里了然。



———



  金今天很精神,他拉着雷狮干了许多事情,虽然一切都是雷狮在做就是了。



  “喂,雷狮,去把那边的枯死向日葵拔了,把这些种子种下去。”金开心的把活全扔给雷狮,然后自己在一旁和海里动物们玩耍。



  雷狮扯了扯嘴角:“......”啧。



  经过雷狮的努力,到傍晚,所有枯萎的向日葵,都被重新种上新的种子。



  雷狮对着还在水面那玩耍的金道:“小鬼,我弄完了!”



  金立马开心的站起来,朝着雷狮跑去,可他没注意脚底下的石头,狠狠地摔了下去。



  雷狮赶忙上去扶起金,“小鬼?小鬼?你没事吧。”



  金顶着一头的血,迷茫的寻找着方向,对着一片空地点点头,笑起来,“啊?我没事啊!哈哈哈哈哈。”



  雷狮看着金已经毫无光彩的眼睛,沉默了。



  你为什么总是能这样笑着呢。

  小鬼。



———



  那一天晚上,雷狮陪着金看了所谓的星星,和水里的表演。



  那一天晚上,金笑的很开心。



———



  三天到了,雷狮要走了。



  可他不想走,他想,他需要陪着这个少年。



  他乐观的让人心疼。




  可是金笑着催赶着雷狮:“好了!你回去吧,要是有空记得来看我啊,前提你能活着来,我可没什么东西能救你了哈哈。”



  雷狮没有接话,他把自己的头巾拿给了金,甚至有些难受地拍了拍金的脑袋。



  “对不起,我必须走了,但是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,知道吗!小鬼,我会很快回来看你的!”



  金歪起头,露出他的虎牙,笑的天真:“好。”



  风拂过,少年清瘦的身体仿佛一吹就消散了一般。




  雷狮忍下心,转过头,坐上金编织的船,慢慢走远。



———



  金笑着笑着,就哭了。




  他看见了,自己的金发变成了银发,自己的眼睛也在那个下午彻底看不见了。


———



  格瑞回到了那片花海,这时他已经有了年岁的沧桑。



  他在那找啊找啊,就是没有找到当初那个少年。



  向日葵依旧开的灿烂,只是少了一位笑着天使。



  他送给少年的手套,被静静地放在貌似是他以前和少年一起睡着的地方。



  那里有着拿瓜子拼接着的歪歪扭扭的字:



  我出去游玩啦!哈哈,想不到吧,不要想我!格瑞。有缘再见。



  格瑞弯下腰,拿起手套,不知不觉就流出了眼泪,无声的哭泣。



  那行字旁边,有一朵盛开的血红向日葵,是开得那么美艳,向着阳光缓缓舞动着。



———



  嘉德罗斯回到了当初那片花海。



  他以为少年会一直等着他,但是没有。



  少年不见了,只留下了他当初送的围巾。



  围巾旁边放着一束枯萎的向日葵。



  嘉德罗斯不明白,这是什么意思?



  不是说好了,等我回来吗。

  骗子。



  嘉德罗斯看着这片花海,没有了那个少年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

  他悲哀地嘶吼着。



———



  雷狮回到了那片花海。



  但他没有遵守诺言。



  说好的很快回来,也已经过了五年。



  雷狮走进花海,看着自己种的向日葵依然开的那么美好,心脏带着刺痛。



  他的手微微颤抖,属于这片花的人,不在了。



  雷狮缓慢的艰难地走过去,去看以前少年经常玩耍的地方。



  在少年摔倒的那里,开了一片血红的向日葵,上面飞舞着一条头巾。



  雷狮终究是忍不住哭了,他难受的捶打着地上:“小鬼,你为什么不能等等我,我给你找到救命的东西了啊。”



  雷狮拿出手中一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果子,有些站不稳,一步一步慢慢走到花海中央,找了块空地,轻轻埋了进去。



  这是一个叫秋的人拿给他的,他废了许多力气去请求,终是求到了,可是该得到这个东西的少年,却是不见了。



  雷狮跪在那片向日葵地里。



  他说: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

———



  其实金隐隐约约知道,那三个果实,就是自己的命。



  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给了那三个人。



  因为他谢谢他们能来到这座岛上,陪伴着自己度过那些短暂的三天。




  那真是他活在这世上。



  最最最最幸福的日子了。



———



  在金知道他快要不行了的时候,他把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。



  什么也看不见的摸索进花海中央,慢慢地控制着向日葵躺在地上。



  对着已经看不见的夜空,他举起手,开心的笑起来:“格瑞,嘉德罗斯,雷狮,谢谢你们,我很开心,晚安。”



  金闭上了眼。



  洁白的翅膀突然张开,轻轻捂住了少年的身体。



  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,少年的身体开始消散,带着和他一样闪耀的金色光芒。



  这一晚,夜空中的星星,格外的亮。



  一位可爱的天使,就此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

———(完)


是修改之后的补档。

从4500+到5500+(捂脸)

最后谢谢观看,求个小心心小手手和评论嘿嘿~